日本社會真對外籍勞工網開一面了?

2019-08-05 09:04:41 中國國際勞務信息網 點擊數:172


    由于日本的少子老齡化來勢兇猛,勞動力缺口逐年加大,對外來勞動力的需求也就水漲船高。這些年,留學生和實習生已成填補勞動力缺口的重要來源。以往各地和相關企業都是在打法律的“擦邊球”,這次修訂《出入境管理法》,實在是無奈之舉。

    長期以來始終對引進外籍工極為消極的日本,終于悄然發生了一些變化。

  去年年底,日本國會修訂了《出入境管理法》,并于今年4月起施行。修訂后的《出入境管理法》對以往的簽證政策做了較大調整,建筑和護理等14個勞動力市場將對外國人開放,準備吸收34萬人,而此前僅限于高端專業人才。

    外國人在日本就業僅限于留學生(有時間限制)、技能實習生(最長為5年)以及醫生和教授等高層次專業人員。但由于日本的少子化老齡化來勢兇猛,人口持續減少,勞動力缺口逐年加大,對外來勞動力的需求也就水漲船高。這些年,留學生和實習生已成填補勞動力缺口的重要來源。以往各地和相關企業都是在打法律的“擦邊球”,這次修訂法律,就是為了適應這樣的新形勢。實際上,這是實施吸引移民政策的開端。截至去年6月,在日本的外國人總數為264萬,就業者146萬,外國人就業數同比增幅高達14%以上,比10年前猛增了兩倍。

    日本許多企業如今都在以不同方式吸收外國“技能實習生”。表面上,日本政府將這一制度美化為“通過技術轉讓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國際合作”,其實不過是“廉價勞動力”的代名詞而已。這些人不可能取得在日本的定居資格,一滿5年就得打道回府,他們在日本期間大多從事毫無技術含量的簡單操作,而吸收他們的企業根本無法招聘足夠的本國員工。這些外國人大部分來自越南和尼泊爾等發展中國家,當然也包括中國。盡管他們在日本的工作條件和收入水平都遠不如日本員工,但比其在本國的收入還是要強一些,所以雖然牢騷滿腹,但他們中的很多人還是選擇留下來。

    外籍工在日本出現如此猛增勢頭,對日本來說完全是無奈之舉。

    日本基本上是個單一民族的島國,過去很長時期對接受外國人居住都很反感,更遑論招聘外國人就業了。對發展中國家是如此,對其他發達國家也同樣如此。因為在日本人看來,外國人很難遵守日本社會的各種清規戒律,容易引發摩擦和沖突。而一些外國人犯罪案例的增加,也使日本人擔心治安狀況會趨于惡化,安寧的生活秩序會受到沖擊。

    但隨著全球化的迅猛進展和外國留學生人數的急劇增加,諸多大學無法招滿學生,只能大量招收留學生,引進外籍工。在遍布日本城鄉的便利店、快餐店等經營場所,外國面孔的店員越來越多,日本人也已習以為常。在對勞動力需求很大的老人護理行業,來自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的外國護理員的比重也逐年提高。在建筑行業,外籍工揮灑汗水的身影更比比皆是。總之,凡是勞動密集型行業和那些“臟活、累活和重活”,到處都可看到辛勤勞作的外籍工。這些外籍工主要來自中國、越南、緬甸和尼泊爾等鄰近國家,在東京等聚集了大量外籍工的大城市,有些地段甚至已形成了以來自特定國家的外國人小部落。

    在這些外國就業者中,有相當部分是留學生。由于在日本的外國留學生很少能獲得獎學金,為了支付昂貴的學費和生活費,他們只能在學習之余辛苦打工來維持留學生涯。

    早在日本人口出現下降之前,日本社會就圍繞是否應對外籍工網開一面有過爭論,基本上持否定意見。如今終于開了一點口子,是因為日本人口下降已造成了勞動力嚴重供不應求。尤其在交通運輸業、建筑業和餐飲業以及養老等行業,甚至連東京奧運會場館的建設進度都大受影響。而許多便利店因人手短缺,已無法維持從開業以來就實施至今的24小時營業習慣,相繼要求取消夜間營業。

    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預測,2015年日本人口1.27億,但半個世紀后將會急降至8800萬,而65歲以上老人所占比重則將從26.6%猛增至38.4%。因此,勞動力嚴重供不應求已是無法改變的大趨勢。在日本國會審議對上述法律的修改過程中,曾一再提及“填補日益擴大的勞動力缺口問題”,但僅從經濟視角來建立這一機制,顯然很有問題。如果眾多小微企業只是為了得到更多廉價勞動力而推動修改法律,那早晚有一天這條路會走不下去。因為所謂“技能實習生”,只是個幌子而已,其本質就是以最低工資讓外籍工超長時間勞作。這些年來很多實習生因實在無法忍受而“用腳抗議”,溜之大吉,以至于每年都有眾多實習生“失蹤”。

    1990年日本首次制定《出入境管理法》之際,泡沫經濟尚未完全破滅,當時也引進了30萬以上的巴西勞工(其中很多是日本后裔),但日本政府卻對他們的住房、社保和日語教育等問題甩手不管,完全讓各接受地自行其是,致使很多學生既無法入讀普通的日本中小學,也無法進入為外國人開設的日語學校。

    那些生活在日本卻不會說日語的孩子,顯然無法適應日本社會,他們成年后的就業門路非常狹窄。在吸引了更多外籍工的德國,通過立法明確規定每個入籍的外國人須學滿600課時以上的德語,這就為這些外籍工順利融入德國社會掃除了一大障礙。如今,在吸納了眾多巴西人的靜岡縣濱松市,也通過非盈利組織為巴西兒童提供日語教育,確保當地所有外國兒童都能入學。遺憾的是,這僅是個例。

(佚名)


標簽: 出國勞務 出國勞務信息 日本 外籍 勞工

行業動態»人才動態  最新文章
行業動態»人才動態  熱門閱讀
河北11选5走势图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