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代日本留學生 從“養家”到“家養”

2016-01-28 11:20:59 中國國際勞務信息網 點擊數:633


   “當年,是留學生養家;今天,是家養留學生。”每當有朋友問我“現在的中國留學生和您留學時有什么不同”時,我都會想起28年前初到日本勤工儉學的經歷。當年一個離開家門、走出國門的中國學生,不但要出國打工掙出自己的學費、生活費,還要承擔起國內家庭的生活費用,而今天這個情況已經發生完全相反的變化。當然,依舊勤工儉學的中國留學生肯定還有,只是已不多見,或是變了花樣。
 
  上世紀80年代,中日兩國的經濟可謂兩重天。1988年,我出國時,工資是每月76元人民幣,在日本出國打工時每天可掙1萬日元左右,當時約合800元人民幣。現在,1萬日元約合500元人民幣。更重要的是大多數中國人的工資早就是成千上萬元人民幣了。正因如此,我們那代中國留學生在日本出國打工,可謂如饑似渴、披星戴月。就我個人來說,常常一個月內打三四份工,清晨5時甚至更早起來,到企業去做清掃工,下午去上課,晚上到餐館打工。每逢周六、周日再各打兩份工。這樣,一個月下來,可以收入三四十萬日元。而據了解,現在中國留學生出國打工大多為“體驗生活”。有的出國打工賺點錢,是想買一個自己喜歡但家長不同意出錢買的電玩。
 
  30年前,有不少中國留學生是幾個人合住一套房間,但房內無人的時候居多,因為大家都出去打工了。有時一個床位出現“兩班倒”,就是一個床位白天晚上分別有兩個人睡,一個出去打工時,另一個睡覺。不久前,我到一所日本語學校的學生住所采訪,推門進去,看到房間內有幾張上下鋪,都拉著布簾。我高喊一聲:“有人嗎?”布簾后面伸出一個又一個面孔,有的眼睛帶著血絲,原來在各玩各的電子游戲。談到出國打工問題,有的回答:“我爸爸讓我到日本后,先玩上半年再說。”有的說:“我媽媽說,只要把書讀好就可以,不要考慮打工的事情。”還有的說:“我姥姥講,你早去早回,千萬不要打工啊!”

 

  我1988年出國時,國家允許自費留學生一次性兌換日幣8000元。今天,國家允許自費留學生每年兌換5萬美元。問到這些留學生帶多少錢來,大家都用怪怪的眼光看著我,有的說帶了200萬日元,有的十分不好意思地說帶了80萬日元,還有的干脆告訴我:“現在都用卡了。我爸爸媽媽讓我直接刷卡!”
 
  記得我當年在餐館出國打工時,曾打碎碗碟劃破手指,但“輕傷不下火線”,用創可貼包一下,戴上皮手套繼續干。不久前,我聽說一位中國留學生在餐館打工劃破手指,他當即用微信視頻給國內親屬,結果爸爸、媽媽、姥爺、姥姥四個人看著視頻哇哇大哭,說死說活也不讓這個孩子再出國打工了。
 
  時代在變化。我出國時日本居然沒有一份華文媒體,現在,包括我創辦的《日本新華僑報》在內,日本約有40多份華文報刊。許多中國留學生,可以在華文報刊社勤工儉學。每當看著他們的身影,我內心都會感慨萬千的。
 
  當年,中國留學生多為“被動”出國打工,如果誰能“主動”倒騰些牛黃、101生發靈會讓人羨慕不已。今天,許多中國留學生上來就“創業”,代購、電商成為他們的主戰場,有人干脆說:“我到日本后就做老板!”在我看來,兩代中國留學生在日本出國打工的不同經歷,不存在誰是誰非的評價問題。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,經濟總量已超越日本位居世界第二,中日兩國經濟更為互補,中國留學生在日本考慮的首要問題不再是生計、養家,而是未來的創意、創新、創業。這就是發展,這就是一代更比一代強的見證。  

    --環球網 日本新華僑報  

(佚名)


標簽: 出國勞務 出國勞務信息 出國打工 日本 留學生

國外常識»海外生活  最新文章
國外常識»海外生活  熱門閱讀
河北11选5走势图top